Haute Couture的往事今生,以及你需要了解的一切!

2019-07-1613:12:41 发表评论 17 views

Chanel Haute Couture 2019秋冬,秀场建造为一座图书馆用来纪念Karl Lagerfeld

在自己私人图书馆内的Karl

Haute Couture这个词在中国翻译成“高级定制”,我虽然无法赞同翻译的准确性,但是我也无法给出更好的解释。这个词所充满的神秘感就如同她所存在的世界一样,除了那仅有的2000多 “high club members”,大部分人无能为力进入这个世界,更不用说拥有一件哪怕是最便宜的定制日装了。随着巴黎2019年秋冬定制系列时装周的结束,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Haute Couture的一知半解。

Haute Couture可以追溯到到Louis XVI和Mary Antoinette的宫廷统治时期,无论是那美轮美奂的礼服,还是金线刺绣的鞋履,亦或是高耸入云的发髻都可以看作是Haute Couture的雏形, 被称为赤字夫人的她即使在法国最危难的时刻,也没有忘记用华服装扮自己。

Marie Antoinette by Vigee Le Brun,1778

Marie Antoinette (2006)电影讲述了她极尽奢华的一生

大部分人一定认为是高傲的法国人创立了Haute Couture,然而这个概念是由1825年出生的英国设计师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1858年引入并协助成立了The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用来规范化高级定制时装的工艺与界限。

Charles Frederick Worth

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巴黎创立的House of Worths atelier

因此他被时装历史学家称为“the father of Haute Couture”,他不仅是第一个将自己名字作为商标缝制在服装上的设计师,也是第一个用模特来展示时装并且把时装按季节分系列的设计师

使Worth一战成名的人物,Empress Eugénie,穿着他设计的服装,1853

如今Haute Couture这个比黄金还要值钱的名字是受到法国法律保护的,也只有那些The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认可的品牌成员才有资格使用“Haute Couture”在自己的品牌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了高定周期间Alberta Ferretti也只能称她的定制系列为“Limited Edition”。

1945年工会所制定的标准也严格的规定了时装屋成为“高定工会成员”的规则:为私人客户定制(made-to-order),不能有少于一次的试装;在巴黎有自身的定制工作室,并雇佣至少15人全职工作;此外还需雇佣至少20人的手工艺人;每年需展示2次定制系列,每个系列需要包括特定数量的日装和晚装;每件服装数量极少并且基本需要手工缝制,满足以上条件之后,还是需要法国高定工会批准才能命名为“Haute Couture”。

Kylie Bax wearing a 1997 Christian Dior Haute Couture piece by John Galliano

而这些高标准的要求在日益工业化的社会中,高级时装的工艺基础在经济上难以维持,也导致了高级时装屋的数量从1946年的106个下降到1970年的19个。那些非巴黎产的品牌,只能获“membres correspondants”的称号,当然这部分品牌也是工会的正式会员,但是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法国高级定制,很多我们所熟知的品牌都是这种情况,例如Armani Privé,Atelier Versace 和Valentino等。另外还有一些受邀被称为“membres invités”的品牌包括Iris Van Herpen和郭培等,我觉得这些就更不能算是“Haute Couture”了。

从官方时间表上可以看出工会会员类型分的很清楚

二战期间的巴黎街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人试图把高级定制时装带到柏林或维也纳,就算是希特勒也不能强取巴黎的风格,当时高定时装工会主席Lucien Lelong则宣称“It is in Paris or nowhere她只能留在巴黎”。

Lucien Lelong

Haute Couture 在战争期间依然进行着,这也许是那个时代唯一留给女人心中的美好。当面料匮乏时,高定设计师采取了在仅有真实人类三分之一大小的娃娃身上展示设计的方式来减少不必要的花费。

1947年法国的时尚产业通过Christian Dior的“New Look”系列从战时的紧缩中成功复活,New Look所呈现出的大面积的下摆与战时面料紧缺形成鲜明对比,也体现了当时真正的的奢华,让“饱受战争之苦”的富人们再次趋之若鹜。

Christian Dior久负盛名的New Look

而1966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时装精品店由当时的先锋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在推出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时成立,简约时尚的成衣与一直被上流社会所推崇的Haute Couture形成对立。不久后Pierre Cardin, Andre Courreges, Ted Lapidus 和Emanuel Ungaro 也跟随Yves Saint Laurent的脚步开设了精品店。

Yves Saint Laurent outside his first boutique,1966

至此由于合成材料制造更便宜,批量生产的时装以及普遍的经济衰退,Haute Couture迎来了另外一个冷淡期。因为没有资金的支持无法继续一年两季的高定时装发布Thierry Mugler和Christian Lacroix此时都离开了The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 (注意这里并没有说退出Haute Couture)。

Thierry Mugler Haute Couture

Christian Lacroix Haute Couture

更令人可惜的是2002年以一场250套服装的高级定制秀Yves Saint Laurent 宣布关闭他于1962年建立的高级定制时装屋。

2002年最后一场高定大秀在他最经典的吸烟装 le smoking 围绕中结束

其实无论还是Yves Saint Laurent还是Christian Dior, Balenciaga, Schiaparelli 或者 Chanel,虽然可以日常穿着,但是过于精致的刺绣又或是长至脚踝的裙摆,并不适合存在于如此大的经济压力之下的社会,人民都纷纷选择了更便宜的成衣,至此标志着一个Haute Couture时代的结束。

YSL

Schiaparelli

Balenciaga

Haute Couture成为了20中期世纪最具天赋设计师Paul Poiret, Coco Chanel 和Cristobal Balenciag,展示其至高手工艺的媒介。高级定制成为了全手工制作,最好的材料和最有成就的手工艺人制作的代名词。

Christian Dior和助理们一起修正定制服

她并非我们所说的成衣一样“made on pattern”, 而是完完全全符合每个定制客户的身形,从开始的白坯样衣开始,经过反复试穿和修改,从而达到真正意义上的“made on body”。每个客人都有自己的人体模型在品牌工作室里,品牌也会根据客人不定期变化的身形来调整人体模型的大小。

从白坯样toiles 衣到成衣,需要完全一致

品牌也从来不使用任何已经现成存在的面料,都是自身研发并生产的,所以我们所看到的印花也都不是单纯的印在面料上那么简单,要么是织在布里的花纹,像是Raf Simons为Dior做的第一季高级定制中的Sterling Ruby提花面料,要么是像Ralph & Russo 的纯手工绘制。

Sterling Ruby, SP178, 2011, at Pace Beijing

Dior Haute Couture 2012, 非印花,而是提花面料

这种费事费力的工艺也决定了任何高级定制款都不能生产超过10件,哪怕是相似都不可以。试想连我们都不愿意与其他人穿的相同,更何况那些站金字塔顶端的上流社会女人们。我曾经听我一个负责卡地亚高定珠宝(是的,现在珠宝也是有高定系列)的好友说过,比如一件红珊瑚项链有40颗珊瑚珠,第二位想要定制同款的客人就只能要求卡地亚制作不相同数量珊瑚珠的项链,或者在不同的地方加入别的材质。这也从另外一方面说明了高级定制的独特性。

再后来的Haute Couture迎来了John Galliano的Dior和Jean Paul Gaultier等设计师的的黄金时代,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东石油财富和西方经济的崛起刺激了对时装的更多需求,这时候的高级定制已经不再是需要穿着而设计,或者说根本就无法穿着,但是极其夸张的设计和造型,宣誓着品牌强大的创造力。精美绝伦的刺绣和繁复精致的工艺促使了巨大品牌效益,使设计师名双收。

Dior 2007 spring Haute Couture by John Galliano

Jean Paul Gaultier 2007 spring Haute Couture

那些煞费苦心缝制高级定制的裁缝们,业界称他们为“Les petite mains ” – 小手,我并不认为他们的手就是真的小,而是他们所代表了高级定制所表达的精致与细腻,也只有他们这些严谨的人才能把高级定制“bring to life”。

Chanel atelier 1975

Chanel 16 winter Haute Couture 把秀场布置成了现在的atelier模样

通常他们有才华,耐心更是对品牌非常忠诚,他们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同一个品牌中度过的,从而来适应品牌的风格和方向。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很多为高级定制服务的手工坊渐渐无法生存,面临倒闭。为了保护这些宝贵的财产,10年前Chanel 购买了世界上最出名的六家定制工坊,以确保高级时装的工艺可以在现代继续发扬光大。如下。

Lesage(刺绣工坊)

Lemarie(羽毛工坊)

Massaro(鞋履工坊)

Goossens(珠宝首饰坊)

Desrues(纽扣配饰工坊)

Maison Michel(帽饰工坊)

Guillet(织物花饰工坊)

近些年更是收购了Lognon(褶皱坊)与苏格兰的羊绒工坊Barrie Knitwear来充实不断扩大的Haute Couture 领域的需要。在为Chanel服务的同时,其他定制品牌也可以选择与这些工坊合作。

Lognon(褶皱坊)

那么这些费时费力的高级定制到底需要多少钱才能买到呢?高级定制礼服可能需要800多个小时才能制作完成,所以也就是说购买高级时装并不便宜。没有刺绣工艺的日装平均起价10,000美元,而大量刺绣和复杂版形的礼服可能花费数十万美元。

2019 FW Haute Couture Dior / Elie Saab

日装晚装价格相差悬殊

在2004年Spiderman II的首映式Samantha Mumba所穿着Scott Henshall钻石镶嵌礼服售价则超过了900万美元,所以说 “the sky is really the limit”。

Samantha Mumba in Scott Henshall, 2014

John Galliano因为种族歧视问题被Dior解雇后,在人们依然追求独特性和实穿性的现代社会,大部分的高定时装屋摒弃了夸张的设计和繁复的工艺,Haute Couture迎来了她的后现代时代。如Raf Simons时期的Dior Haute Couture,Pierpaolo Piccioli设计的Valetino, 亦或者是Iris Van Herpen,这些品牌的大部分设计在体现出现代社会所需要的精练和符合当今社会的科技感的同时也平衡了高级定制的浪漫情怀,这也是无论如何无法从高级定制中剥剥夺的。

Dior Haute Couture spring 2013

Valentino 2018 spring Haute Couture

Haute Couture的往事今生,以及你需要了解的一切!

Iris Van Herpen 2019 winter Couture

一定要让客人能穿在身上成为了现存每个高定时装屋的准则。当然了,偶尔回归一下原始,呈现几件最早期风格的Haute Couture时装也是每个设计师乐此不疲的工作。

Valentino 2019 srping Couture

schiaparelli 2019 winter Haute Couture

我们也都知道只有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女人才有财力去购买高级定制服。例如50年代的Babe Paley,Marella Agnelli和Grace Kelly都是高定时装常客。70,80年代Nan Kempner, Lynn Wyatt, 和Dodie Rosekrans 则是Haute Couture的消费大户。90年代的Kuwaiti 名媛Mouna al-Ayoub 和休斯顿名流Suzanne Saperstein 更被名利场称为可能是世界第一的高定消费者。

Grace Kelly at the 1955 Academy Awards

in Edith Head

而今天高级时装的主要买家不在是法国和美国的社交名流,而是来自俄罗斯,中国和中东的富豪们。而他们也不需要来参加时装周,毕竟真正富有的人并不希望自己被曝露在媒体之前,在秀结束后客人会挑选自己喜欢的款式,而品牌则会把秀场样衣送到这些忠实客人的所在国让她们再次选择确认。

多年来,精美的高级定制逐年增加着她们的价值,并通常被视为收藏品,从而在另外一方面,如同行走的艺术一般实现了巧妙的投资。

Dior 2018 spring Haute Couture

现代的高级定制系列并非是为自身公司赚钱而设立,而事实上如果单独算高级定制这部分生意是赔钱的。尽管如此,Haute Couture被许多财团视为长期投资,就像我们前部分提到的,提升了公司和品牌的形象,增加了时尚光环和普通大众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从而提高了为公司带来更大利润的香水,包袋以及成衣系列的销售业绩,带来更大的盈利。

Raf Simons时代的Dior高定销售额增加了很大一部分,高定成功同时也促进了包带皮具的销售

现代英国社交名媛Daphne Guinness是高级女装的最著名的买家之一,她解释高级定制时装的精髓为:“The point of haute couture is like the man going to a tailor on Savile Row: the beauty is in the process. All the people are there to realize the concept inside your head”。

Daphne Guinness结婚的时候穿的就是高级定制礼服,她的祖母也是纪梵希先生的好友。

“就如同画家绘画一样,Haute Couture也是手工艺人花费时间与精力后的美丽结果,所以说高级定制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种艺术形式 ” Betsy Bloomingdale(就是那个世界上最出名的 Bloomingdale 百货家族)说到。

Betsy in Haute Couture

虽然Haute Couture是个普通消费者永远触摸不到的世界,但是我认为她能让我们在这充斥着快时尚的社会里,停下脚步,欣赏时装最初的美好,足矣。

Haute Couture的往事今生,以及你需要了解的一切!

2015 spring summer Chanel Haute Couture, 纸质花园里的花朵在秀最后盛开的情景

以下是我选取2019秋冬高定周期间的highlight,还请慢慢欣赏。依次是Fendi, Valentino, Givenchy, Viktor & Rolf, Armani Prive, Jean Paul Gaultier, Maison Margiela, Chanel, Christian Dior和 Iris Van Herpen。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官方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 免责声明:本篇文章的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于2019-07-1613:12:41,由 整理发表,共 6264 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